您的位置: 首页 >> 参政议政 >> 正文



郭玉红:如何打好大山深处的脱贫攻坚战

2017-08-17



民盟晋城市委参政议政部副部长、泽州县政协委员 郭玉红

  

  一、现状: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对脱贫攻坚作出新的部署,吹响了打赢脱贫攻坚战的进军号,脱贫攻坚也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可以说各地都在创新工作方法,努力把脱贫攻坚任务圆满完成。但在今后几年,我国的脱贫攻坚将面临着艰巨的任务。因为余下的都是条件差、基础弱、贫困程度深的地区和群众。
  以山西省为例,山西是全国扶贫开发任务最重的省份之一。全国农村贫困人口4000多万人,有十四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山西就有吕梁山、燕山-太行山两个地区,有四个市,二十一个县列入国家确定的吕梁山、燕山-太行山连片特困地区。这些地方革命老区多,贫困人口集中,贫困面积大,贫困人口多,贫困程度最深,攻坚难度最大。
  有数据显示,2016年,山西减贫57万人,2017-2020年,山西要实现144.2万贫困人口脱贫,58个贫困县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时间紧,任务重。一些条件差,基础不好,贫困程度深的地区和群众要实现脱贫,这是“坚中之坚,难中之难”。而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多为山区。如何打好大山深处的脱贫攻坚战,需要我们创新思路,走出新路。习近平指出“扶贫开发工作依然面临十分艰巨而繁重的任务,已进入啃硬骨头的冲刺期。形势逼人,形势不等人。”2017年6月21日至23日,总书记亲临山西深入吕梁等深度贫困地区,入农家访贫户,考察脱贫攻坚工作。和贫困群众交谈,深入了解。这是山西出现塌方式腐败问题后,习总书记第一次考察山西,代表了党中央国务院对山西人民的关怀和重视,同时也是对山西干部群众打好脱贫攻坚战的鞭策。
  山西省提出,未来几年在深度贫困地区联动实施退耕还林,荒山绿化,森林管护,经济林提质增效和特色林产业项目,推进生态建设与脱贫攻坚互促双赢,这是山西省为本省脱贫攻坚把脉诊断后计划采取的因地制宜,针对性强的脱贫攻坚策略。     
 

  二、存在的问题和原因分析:
  1、“扶”而不起:习总书记曾指出“扶贫要扶志,要从思想上淡化贫困意识。”在前期精准扶贫的努力下,有一大部分贫困户脱贫,但也有部分“扶”不起来的贫困户。有的是自身懒惰,有的是能力问题。比如某地政府为了帮扶脱贫,为贫困户免费提供五到十箱蜜蜂,有的免费提供小尾寒羊等,可是一年以后,有的喂死了,有的偷偷卖了。还有一户因操作失误被蜜蜂蛰死了,家属找政府哭闹,埋怨政府不该让他男人养蜂,要求政府赔偿。有的人甚至说当贫困户好,过年过节时常有人送钱送物,不愿脱贫。所以,脱贫攻坚,首先要攻克的是老百姓的思想问题。激发出他们的自尊、自信、自强心,树立贫困可耻,致富光荣思想。彻底根除等、靠、要的消极脱贫思想和懒惰心理。这还需要改变过去的简单的送钱送物等扶贫策略,从“输血”变“造血”,扶贫先扶志。
  2、帮扶措施要精准适当:
  扶贫中的措施不适当问题也是影响脱贫攻坚战,尤其是深度贫困的大山深处的脱贫问题的一个因素。比如前文所说的养蜂的事例,就是因为不对称引起的,要么有相应的技术,要么进行岗前培训。当他们有了技术,把它作为挣钱的手段时,既不会把这个挣钱的“饭碗”卖掉,也不会养不活或出现被蜂蛰死等问题。
  3、脱贫中的客观困难:
  脱贫中的客观困难主要有四大方面,一是资金,二是基础设施,三是技术,四是农林等产品的销售。可以说前两项是扶贫中的软问题,这一项是脱贫中的硬问题也是根本困难。
  资金问题不必多说,想脱贫缺的肯定是钱,没钱寸步难行。
  基础设施主要是交通,从山西来说,山区面积广,吕梁山、燕山-太行山这些连片特困地区都离不开一个“山”字。山高路远,穷山恶水等都是很好的形容。这些地区百姓苦,苦在环境恶劣,山区百姓穷,穷在举步维艰。虽然2003年国家推行“村村通”工程,这些地区条件有所改善,但和现代飞速发展的社会大环境相比还是相差甚远。以道路交通为例,据人民网公布的数据显示,截止2013年底,全国农村公路总里程达378.5万公里,99.97%的乡镇和99.7%的建制村通了公路且基本上是水泥和柏油路。但当时的公路标准是3.5米宽,仅供一车通行,如果是山区,这样的路,驾驶技术欠佳的司机不敢放心通行,如有迎面两车相遇的情况很难错车。这样的路搞旅游没条件,种果树运输难。这是打好大山深处的脱贫攻坚战的首要问题。除此之外,有的地方是缺水,有的地方是缺电情况不同。
  还有技术问题,山区尤其是我们山西的大山区,山高路远很多地方人口稀少,生态环境好,很适宜搞养种植,特别利于发展经济林、特色林等。但老百姓一是没有资金,见效慢,二是没有技术。虽然政府有退耕还林补贴,有农民工培训,但老百姓似乎并不太受益。比如农民工培训,国家每年发放大量专项资金,培训费,补贴等,但相关承办单位却苦于无人参培并不叫座。因为他们相信实践和经验,认为参加培训是浪费精力和时间。
  比如我省南部太行山某县,有一个小山村,村支书为了脱贫致富,带领群众种植桃子、核桃等果树。50亩地年产六七万斤桃子,近一半的果子因卖不出去而烂在地里。即影响他们的收入,又影响他们的脱贫致富积极性。类似的情况在贫困山区比较普遍。
  随着国家异地搬迁、户籍制度改革等措施的出台落实,一些大山里的小村落常住人口逐渐减少。再加上政府退耕还林、荒山绿化、特色林、生态林建设等,山区耕地也越来越少。山西在全国生态环境建设中所处地位重要,生态使命光荣,但生态基础脆弱。要想加大生态文明建设力度,首先要解决好大山深处人与自然的关系和这些具体问题,才能把生态文明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全过程,才能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让绿色成为美丽山西得“底色”。打好大山深处的脱贫攻坚战,推动生态建设与脱贫攻坚互促双赢。

  三、建议办法:
  1、加大脱贫攻坚宣传力度,尤其是对深度贫困地区、连片特困地区。组织脱贫攻坚干部群众,深入了解,有针对性的做好他们的思想工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思想认识提高了,积极性调动起来了,脱贫工作就能事半功倍。这就需要有关人员设身处地的站在贫困地区百姓的角度,理解他们,替他们着想。
  2、建好山区农村基层干部队伍。 “ 火车跑的快,全凭车头带。”建好农村基层干部队伍,用“好人”,用“能人”。一个德才兼备的好干部就像一个“火车头”,长治的申纪兰,襄垣县王桥镇返底村的段爱平等都是山西出了名的火车头。百姓中有传“农村要想富,全靠党支部;农村要脱贫,党建要先行。”一个好的村支书就是一个领头雁,组织部门应重点培养,对成绩突出的优秀基层村干部要大胆提拔重用。培养一批优秀基层干部是抓关键的举措之一。因为过去精准脱贫中就有这样的情况,派驻扶贫人员一来脱贫问题解决了,一遇到问题又返贫了。如果有一批永不撤走的脱贫干部,这些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3、对贫困山区基础设施进一步完善,特别是尽快完成重点地区“村村通”道路升级改造问题。“村村通”是国家一个系统工程,包含有公路、电力、生活和饮用水电话网络等。“要想富,先修路”。打好大山深处的脱贫攻坚战,首先要解决深山地区道路交通问题,现在铺设道路成本高,贫困地区尤其是山区百姓和地方政府都穷,需要省、市甚至国家统筹安排。可由地方有针对性的进行重点评估,对那些生态条件好,人口相对集中的、确有必要的地区进行道路升级改造,助推脱贫攻坚。
  4、由市县级政府牵头,建立农产品电子商务服务站,帮助贫困百姓销售特色农产品。以“农户+公司+基地+电商”等模式建立农产品销售途径,帮助农民解决销售困难,助推脱贫攻坚。还可以由地方政府建立微信公众号等方法,如以县为单位,加上各乡镇职能部门,建立微信平台。各单位,特别是学校、机关食堂与农户建立定点采购网络关系,既保证了食品安全,又解决了扶贫难题,也就是政府先扶着贫困百姓走,然后再放手。
  5、建立健全技术人才培养机制,一是农业技术人才,一是电商人才。可以与大中职业院校、电商巨头等合作建立培训基地,为脱贫攻坚培养专门的技术人才,为发展地方经济奠定人才基础。一个马云叫响了一个杭州,大山深处的脱贫攻坚需要更多的马云们脱颖而出。
  6、推广结对帮扶经验,建立更多的以强带弱的结对帮扶小组,加快脱贫攻坚步伐。2016年11月以来,吕梁市作出重要战略决策。临县是山西最大的贫困县,是吕梁脱贫攻坚的主战场。由孝义派驻多口帮扶干部,对临县开展 结对帮扶工作。修路、排沟、种果树、发展传统的村落旅游,积极引导、牵线搭桥建立长期资源购销合同等,已取得可喜成绩。这种以强带弱大手拉小手的帮扶办法可以互相借鉴,优势互补。
  7、广建林场,创新思路。在我省很多地区,土地贫瘠,气候条件不太好,比如干旱、气温偏低等,粮食产量低。退耕还林后,土地面积又减少。当前大量农业人口外出打工,土地荒废。不少山区只剩下少数老年人、妇女。多种因素,造成目前山区农村人少、地少。可以在部分生态条件好的地方建立林场,然后把部分贫困农民经过培训等转成林业工人,由他们负责建设、管护生态林、特色林等,一举两得。这也可以说是国家“六个精准、五个一批”中的社会保障兜底的一种。

 
放大字体】  【恢复字体】  【缩小字体】  【我要打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