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参政议政 >> 正文



郭玉红:对进城务工人员子女上学难问题的调查与建议

2017-06-12



民盟晋城市委参政议政部副部长泽州县政协委员 郭玉红

  伴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越来越多的农村剩余劳动力流入城市。有数据显示,我国进城务工人员数量将近2亿,他们的背后是多达1400万的随迁子女。每8个城镇儿童中就有一个是“流动儿童”。这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也是这个时代的产物。十几年前,我们大声疾呼:给“流动的花朵”一张稳定的课桌,不要让他们成为新的文盲。为了保障这一新的特殊群体公平接受义务教育,各级政府及其教育主管部门也做了大量工作,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法规和政策性文件。但由于经济发展的差距和体制机制原因,进城务工人员子女上学难问题仍然是人们关注的热点。

  现状和存在的问题:

  进城务工人员带子女进城上学原因不同,有的是孩子无人照料,只好带到城里,如果有老人帮忙带,就留在老家,这就是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有的是老家学校撤并,孩子上学远了或需住校,交通又不便利而被迫进城里;也有的是孩子学习较好,为了将来考上更理想的学校,父母随孩子进城打工供孩子上学。由此而产生了一系列问题。

  第一是农村教育资源浪费,城镇资源明显不足。当政府开始重视城乡教育资源均衡发展问题,把大量的资金投入到乡村,比如乡村中小学的“校安工程”建设,比如农村中小学现代远程教育设施配备等,不久便发现,乡村学校建好后,资金投进去了,学生人数却越来越少。不少过去热闹的学校现在竟成了“空心校”,有的是十几个老师教几个学生,有的学校只有一两学生个甚至一个也没有,于是只好撤并。这其中有计划生育政策,新生儿大量减少的因素,但更主要的原因是,进城务工,孩子转入城市上学。于是城市教育资源又出现严重不足,前几年是班容量大,一个班八九十甚至一百多个孩子,通过限制班容量、新建扩建学校,情况有所改变,这是政府的两难。世易时移,问题层出不穷。以我省南部某县为例,全县五十多万人口,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人数39000多,每年中考学生人数是5000左右,县里只有一所四轨制县直公办小学,能容纳1200个学生;一所两轨制的初中。实际上学校周边有新建居民小区五个加上原有村民住户近5800多户,再加上一些进城务工人员实际每年这里小学有入学需求的人数有1800多。可是因为学校容量有限,有近三分之一的孩子不能就近入校,只好到其它学校。

  第二是,教育的公平性受到质疑。近年来,政府为了限制学生的流动,实行了优质高中指标分配制,而且,指标分配比例逐步加大,部分学生开始回流。但新的问题又出现了,一方面,这些优质学校的老师开始抱怨学生质量下降;另一方面农村家长开始质疑教育的公平性。随着户籍制度的改革和二孩政策的放开,城镇教育资源的不足还会上升,如何尽力满足百姓对城镇教育资源的需求,更充分的体现教育的公平性已成为政府要充分考虑和尽快解决的问题。

  第三是两难,一是务工人员子女上学难:主要难在居无定所。因为他们多数靠租住房屋生活,自身经济条件又有限所以居住地很难长期固定。会因为工作变更,房租的高低,房主的意志等因素而改变居住场所。而孩子上学,一般学校要求提供固定的居住证明,如户籍证明,暂住证,购房证明手续等相关证明材料等。二是学校难,有一部分进城务工人员,本来进城打工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想让孩子在城里接受较好的教育,不愿意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所以想方设法让孩子进城里较好的学校上学。而城里的好学校又往往是人满为患,只好想办法设置更高的门槛儿,以减轻自身压力。据了解这类情况所占比例约三分之一。

  产生问题的原因:

  随着城镇化步伐的迈进,城镇在吸纳大量务工人员的同时,还没有做好相应的基础配套工作。比如学校的建设。近年来,国家和各级政府,为进城务工人员设立廉租房、经济适用房、限价房等,力图从居住条件上为他们提供便利和照顾。同时,也制定了其它相应的政策措施,比如对孩子入学条件放宽等。但还是力度有限、资源有限,城市资源的不足日益明显,僧多粥少的状况,一时难以解决。

  据了解,城市建设最快的是居住小区,但与小区相配套的教育教学环境建设都相对落后。因为,学校建设不仅需要房屋等基础性的硬件设施,更要有与之相配套的其他教育资源,比如教师的配备,教育教学设备等。而且教育又是一项投入大,见效慢的、或者说短期内不见效果的工程。政府迫于经济压力,投入也很谨慎。还有,学校建设也要配套,小学中学幼儿园,都得有,确实是一项耗财、耗时又费力的工程。

  另一个原因是,观念问题。目前,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中,一个共同的观点是,城市学校教学质量比农村高,教师素质比农村高,教学设施设备比农村先进。就像去医院看病一样,都想去大医院,都想找专家,无论病情轻重。还有一些农村家长或学生的攀比心理,见别人家的孩子能进城上学,不管自己孩子的实际情况盲目的跟风。也有的是无奈,自己本地的乡村学校守家在地可以就近读书,但由于人数越来越少,办不下去了,只好自己想办法往城里挤。某县一乡村就是如此,最后剩下一个学生了,政府只好和家长商量,让孩子转学。撤销原来的教学点。这种情况很普遍。现在一个乡镇基本上只有镇上一个初中,两三所小学,但也是乡镇小学人数略多,其它都少。老师数量是文化课老师普遍充足,音体美老师不足。据了解,一个人口在两万多的乡镇,一年新生儿数量是120个左右,如果是较偏远的乡镇,有近三分之二的孩子会转入城市,离城较近的乡镇进城的少一点。

  据2016年12月1日国务院新闻办发表的《发展权:中国的理念、实践与贡献》白皮书指出,1949年全国人口中80%是文盲,学龄儿童入学率仅20%左右。到2015年,小学学龄儿童净入学率为99.88%。九年制义务教育巩固率为93%。高中阶段毛入学率为87%,高等教育已接近中等发达国家水平。教育需求已成为目前百姓生活的一个重要主题。保证进城务工人员子女公平接受义务教育,不仅有助于九年制义务教育的真正普及和质量提高,而且有助于实现城乡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促进社会和谐稳定。

  为此我建议:

  一、各级政府应相互协调,对城乡教育资源进行整合,比如可以学习大学的扩建模式,建立城市优质学校的分校的方式,充分合理的把农村空闲的教学设施、教师资源等利用起来。同时,还可以利用校际交流等措施把农村学校的教学质量逐步提高,从而改变老百姓的观念,从根本上改变学生流动问题。

  二、各级地方政府,在城建规划设计时要充分考虑学校等配套设施的建设。对大面积的新建扩建没有配套的学校的小区,应尽快合理增设学校。对学校资源不足的,应想办法补足。比如适当增加教室等。

  三、进一步加大校际交流力度。对农村学生和教师人数做一次核查,对教师人数多,学生人数少的地方,充分利用校际交流的机会。不仅强调优质学校的教师到农村支教,也要让更多的农村教师到优质学校接受锻炼和学习。

 
放大字体】  【恢复字体】  【缩小字体】  【我要打印
  相关新闻